一根老烟

Yanko/日常中二咸鱼渣/字体毁灭世界/渣浪@磷化然

【自家/Div&Ary】所谓的路人也可以让人吓一跳

(2)

正是放学时候。

班上大多部分人当然不能错过这么好的聊天机会,立刻一边展开了各种话题开聊,一边慢悠悠地收着书包。

这群人中估计只有Ary 的画风和其他人不同了。

脸上浮现出一副不耐烦的表情,随便整理整理了要带回家的书和桌上的文具,丢到书包里,一把拉上书包拉链,自顾自地迅速从教室里离开了。

“终于可以逃离这么吵的地方了。真是麻烦啊,有朋友什么的。那些人就不能有一刻消停的么。”

他心里碎碎念着。

这一天下来,Ary觉得自己的课间就是在苍蝇堆里度过的。

这时候已经是六点半了,天边的云也快由被夕阳余晖染上的橘红色转变成暗蓝色了,云层之间可以隐隐约约见到那月亮的身影。

为此Ary必须要加快脚步了,虽然自己的家离学校不算太远,但是看这天色,估计到家的时候也已经是黑天了。

而且这回家的路,因为是条老街,所以没多少人住。
白天都没什么人路过的街道,更别说是晚上了。

而且最近这段时间,这条街的路灯都坏了,要不是借着住户楼窗口透出的微弱的光,还有头顶上投下的月光,那可能四周就真是黑漆漆一片了。

即使这条路Ary已经走过里千遍,但是一到晚上,这里的安静,也未免会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在老街里走的这段路,Ary的步速尤其的快。
不知道他到底是怕黑还是真的急着回家。

总之是快得像是要跑起来了。

“啊——终于到楼底下大门口了——”

他内心为此庆幸着,从口袋里摸索出门禁卡,放在了门上的门禁卡感应区。

随着短促的一声“嘀”,门被打开了。

Ary飞快地拉开了门,甚至嘴角还微微上扬了一下,仿佛自己在竞赛中获胜后露出“啊终于结束了”一样的笑容。

但是一打开大门,那心里前一秒还存在的庆幸,现在一点也不剩了。

走廊和楼梯的路灯也坏了。

这意味着Ary自己还要摸着黑慢慢爬楼梯。

“……”

拉着门的那只手定在了那,一动不动。他正踌躇着,视线向那黑得像被染了墨水一样的楼梯间看去,走廊也是漆黑一片。住户们的家门紧闭,光线都吝啬得把自己藏到不知道哪去了。

“真黑……我…真要这么上楼么……”

Ary似乎已经在内心里承认自己怕黑了。

一分钟过去了,但是Ary 还是站在大门处。

Ary心里明白了自己只有一条出路,就是直接硬着头皮上。总不能因为怕黑就在楼下待一个晚上。

于是他上楼了。

像在演间谍片似的,Ary迈着极轻极慢的步伐,缓缓凑到楼梯扶手边,双手紧紧握着楼梯扶手,一点一点地向上挪动着,手心几乎要被握出汗了。

“到二楼了……”
“三楼……”

他在心里默数着已经爬上的楼层数,终于在一番磨磨蹭蹭之后

“四楼!总算到四楼了!哈——”

Ary那紧绷的心弦终于在这时候放松了。

“再往上走几格楼梯就到了!我要赶紧…”

他在楼梯扶手上移动的手,碰到了一个温乎乎的东西,这突如其来的东西成功打断了他的第二次庆幸。

Ary没经过大脑思考地本能地大叫了出来。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!”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什么东西啊——!”

等等为什么有一层重音?

眼前传来一束久违的亮光,原来是手机屏幕发出的光。

而拿着手机的是一个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黑发的少年,看上去年龄和自己差不多大。

这位比自己还稍微高出个两三厘米的少年,穿着件不合尺寸、略大的衬衫,搭着条带着破洞的牛仔裤。

Ary脑海中瞬间闪过了一个身影——今天在学校走廊看风景看见的“神奇搬行李操作”的那个路人。

就是眼前这个人啊。

眼前的少年脸上是一副惊魂未定的表情,嘴里用颤巍巍的声音小声嘀咕一句“吓死我了”

其实,此时此刻Ary 心里受到的惊吓更大。

不仅如此,这惊吓中还掺杂着尴尬。

如同一只受了惊的土拨鼠,Ary 一溜烟地绕过面前的少年,冲刺到了家门口,咔地一下打开锁,钻进房子里去了,当然也不忘反手以讯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门从屋里锁上。

只留那少年,还站在楼梯边,转过身一脸蒙逼地看着刚才那残影一般闪过的家伙的门口。


"刚搬过来的第一天就遇见了一个有趣的人啊…。"


少年心里如是说。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热度(2)
©一根老烟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