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根老烟

Yanko/日常中二咸鱼渣/字体毁灭世界/渣浪@磷化然

开学长弧!!!!!!
因为没有手机!!!!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酷炫了

金樽装我斗十千:

领导要来视察。六个学生被叫来进行一个游戏,他们分成两组,每人拿着一个细线系着的金属球,三个球放在玻璃瓶里,瓶口大小只够一个通过,说了“开始”后开始往里倒水,如果小球被水淹到就失败。


第一组孩子刚一说开始就都开始往外拽,三个小球在瓶口堵住,无一逃出。


第二组孩子中的一个在开始前小声排了三个人的顺序,他们依次成功拽出小球。


-


领导要来视察。三个学生被叫来进行这个游戏,他们已经听说过之前那个故事,所以一开始就排好了顺序。


说了开始之后,因为这次水倒得太快,只有第一个孩子的小球成功拽出来。...


没画什么。

玩张良的时候听到他说了一句,你和神说话,是信仰;神和你说话,呵,脑子坏掉了吧。

然后就突然想到,即使被当成脑子坏掉,也还是多希望那位神能和自己说句话

震惊

Star Shadow:

靠,我靠,卧槽尼玛官方没有认证伽小是cp啊???

【自家/Div & Ary 】4 标题?不存在的

提问:

要是晚上没睡觉,第二天上课时会怎样咧?

答:

变成真. 特困生。

Ary 应证了这个事实。

才开学第二天,就在课堂上因为打瞌睡而被老师在第一堂课点名无数次,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可以说是非常厉害了。

那么没打瞌睡的时候Ary 又在干什么呢?

他并没有听课,因为完全听不进去。对于Ary 来说,在这种精神状态下,完全没办法听进一点课程的内容。

于是他想着昨天的事情,今早的事情,以及接下来是否要找个借口请假开溜,然后回家补觉。

“不过新搬来的那家伙叫什么……”

“不对,我想这个干什么,只不过是新搬来个邻居而已……”

Ary 想着想着,又打起了瞌睡。

终于有人发现了他的异样,这时候已经是第三节课的下课时间了。

其实第三节课...

我退化

【自家/Div&Ary 】3 我又来写自家了。

这一晚终于过去了,昨天黑不拉几的楼道里已经被初升太阳的光芒覆盖。

说实在的,昨夜Ary 冲进家门后,并没有平静下来。

对黑暗的恐惧,以及对着陌生少年尖叫的尴尬,使他怀着混乱的心情撑过夜晚。

原以为只要进了家门,把门一关,就可以像是躲进庇护所,好逃出一切让自己不安心的事情。

可是这次事情并没有按照Ary 事先想的那样发展,独自一人蒙头躲在被子里,反而因为周围的安静,更令人控制不住地去回忆一天中发生的所有事情。

包括就在不久之前发生的尴尬事件。

辗转反侧。

无法入眠。

于是就这么迎来了新的一天。

正是七点整——Ary 的上学时间。

今早的走廊一反以往老街特有的安静,充满了各种咚咚当当的声音。

出了门,Ary 才知道原来...

预告。
其实是军训前做到58秒的然后现在军训回来了那我就接着肝吧。
虽然很想玩游戏)

酷炫!

乙烯:

【自家/Div&Ary】所谓的路人也可以让人吓一跳

(2)

正是放学时候。

班上大多部分人当然不能错过这么好的聊天机会,立刻一边展开了各种话题开聊,一边慢悠悠地收着书包。

这群人中估计只有Ary 的画风和其他人不同了。

脸上浮现出一副不耐烦的表情,随便整理整理了要带回家的书和桌上的文具,丢到书包里,一把拉上书包拉链,自顾自地迅速从教室里离开了。

“终于可以逃离这么吵的地方了。真是麻烦啊,有朋友什么的。那些人就不能有一刻消停的么。”

他心里碎碎念着。

这一天下来,Ary觉得自己的课间就是在苍蝇堆里度过的。

这时候已经是六点半了,天边的云也快由被夕阳余晖染上的橘红色转变成暗蓝色了,云层之间可以隐隐约约见到那月亮的身影。

为此Ary必须要加快脚步了,虽然自己的家离学校...

帮k

这是一个昵称 _(:з」∠)__:

出本占tag歉
总共210
十三个理想国带明信片  130
M.right带明信片       40
the time we all remember 40
可单出 走闲鱼 不包邮
18-23军训弧歉
想要细图可加Q1838224345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噢去他吗的肝文真爽啊!我不画画了!

【法克全世界的人外企】(2) 听烟口讲冷笑话


1.“你看,要是我们在坐电车,然后塔十上车了,那这辆车不就变成‘有鬼电车’(有轨电车)了么?!”

众人:……

2.“有人在家吗?”
塔十找上门了。
“没人。”随着回答声,门被我打开了。
“你这不是在家嘛。”
塔十一脸疑惑地看向我。
“我家当然没人啊,我又不是人,我是妖怪啊。”
塔十:“……mdzz ”

3.“请问为什么当晏清直立地站在门前时,有想杀她的人从门外打了一枪,子弹穿透了门,而晏清没有死么?!”

晏清:“你他妈敢说出答案我就一枪击穿门板崩了你。”

(答案:因为太矮所以打不到。)
(这不是冷笑话了已经是作死了)

4."请问晏清要是去和两个人面积,那么请问这两个人是谁呢。"

"不...

微博上暴力炒菜的梗

【fuck全世界的人外企】原来还有人这么矮么?

(1)


还是我,那个无业游民烟口。

今天去超市的时候因为一路低头看手机,撞到了个人。

一开始,碰撞的感觉是在腿部传来的,我霎时心就揪成一团了。我一米八,要是这撞到的人的身高只够撞到腿的话……那岂不是身高很矮的人么……只能是小孩子了吧……

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我死了,要是这家长碰我瓷怎么办?!我我我我我我……虽然是个猎人什么的听起来很拽的职业,但是这收入是真的非常不稳定啊!?!

完了,要是家长狮子大开口,要个几千几万……

那我可真的就变成名副其实的无业游民了……

夭寿了啊啊啊啊啊怎么办啊我靠我可能是……

“喂,看路啊!”被撞到的那人突然冒出一句话。

我的内心大型剧场被这听着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稚嫩的声音打断了。...

【fuck全世界的人外企】(0) 其实是自设的paro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被他们搞成企划(伪)了


大家好我要来做个再——正常不过的自我介绍。
我是Yanko,你也可以叫我烟口,是位无业游民。

其实并没有无业游民那么简单噜。
其实我是位地面情报员+赏金猎人。
只是平常看着就像个无所事事的家伙而已。

我是个负丧神,但是由于活的时间太久了,就忘记自己到底是什么变成的了。
甚至连生日也忘了。
似乎活了那么久以后,
这些东西变得也没那么重要了。

毕竟拥有长寿这种东西,
是会失去很多自己不想失去的东西啊……
还有那些很重要的人。

嗨呀反正活着就是活着了,因为怀念那些已经失去的东西而伤心,想想似乎并不太值得。

话说起来……让那孩子变成鬼了……
想想有些过意不去。
塔十那小鬼不知道是把什么严重的事惹上身,被某些社会不良分子盯上了。
最后...

【自家/Div×Ary】只是因为懒得画所以来码字。

(1)

    两人初见是在十五岁的盛夏,在偏离繁华街市的城市边缘,城边接近乡村的地方。
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这地方有着不少溪流,炎热的空气中混杂的水分过多,给人以一种潮乎乎的感觉。更别说被那天上挂着的发光的大火球烘烤的地面了,配上这浸了水一般的空气,简直是在生蒸人肉包子。

    在这种天气下出门当然是要人命,然而上班族啊,学生啊,对于这种苦逼的命运,想逃也逃不了啊。...


在群里讨论了一下这个假装是企划的paro 到底要叫什么的问题。图是手书里滴。

东西到了!
悄悄问问有人买么(
【南方公园kyle 亚克力钥匙扣】,复制这条信息¥eySK0Xqg4IP¥后打开👉手机淘宝👈

下一页
©一根老烟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