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根老烟

Yanko/勤奋啃粮懒惰画画👌

© 一根老烟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自家/Div&Ary 】3 我又来写自家了。

这一晚终于过去了,昨天黑不拉几的楼道里已经被初升太阳的光芒覆盖。

说实在的,昨夜Ary 冲进家门后,并没有平静下来。

对黑暗的恐惧,以及对着陌生少年尖叫的尴尬,使他怀着混乱的心情撑过夜晚。

原以为只要进了家门,把门一关,就可以像是躲进庇护所,好逃出一切让自己不安心的事情。

可是这次事情并没有按照Ary 事先想的那样发展,独自一人蒙头躲在被子里,反而因为周围的安静,更令人控制不住地去回忆一天中发生的所有事情。

包括就在不久之前发生的尴尬事件。

辗转反侧。

无法入眠。

于是就这么迎来了新的一天。


正是七点整——Ary 的上学时间。

今早的走廊一反以往老街特有的安静,充满了各种咚咚当当的声音。

出了门,Ary 才知道原来是隔壁在搬家。

一个瘦瘦高高的身影,抱着一个足足有半身高的大箱子,从他面前经过,走进了隔壁的门内。

愣了半晌,Ary 突然反应过来,这位正抱着箱子的人,就是昨天自己夜里撞见的那位少年。

他还记得昨天夜里手机屏幕的荧光下隐约照耀出的脸。

没想到昨天那位少年,在自己家隔壁住下了。


少年进门,慢慢弯下身子,把箱子放在了覆了层薄灰的大理石地板上,看来他来昨天还没来得及给新家做个大扫除。

他直起腰,一副仿佛说“大功告成”般地拍了拍手,随后便注意到了刚踏出家门的Ary 。

“嘿,我是刚搬来的,你好啊!”少年在Ary 面前伸出手打着招呼。

他笑容并不能说得上是爽朗,甚至还夹着几分不良少年般的痞笑。

显得冷静的Ary ,只回答了一句“哦”,满脸写着“你挡道了”的不耐烦。

其实Ary 只是想稍微掩饰内心的尴尬与昨晚失眠的疲倦。

少年盯了一会Ary ,眉头微微皱起,下眼皮渐渐上抬,似乎是想起了什么。

“诶?话说你不会是我昨天晚上遇见的那个人吧,就是突然大叫‘啊啊啊啊啊’的那人!怪不得这么眼熟……喂?!等会……你突然跑什么…”


最终还是被揭发了。


Ary 飞快地跑下了楼,估计在体育课上他也没跑过这么快,而且还努力把头低得能有多低就走多低。

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Ary 并没有从这突如其来的见面中全身而退。

至少他逃跑时,已经是面红耳赤。

评论(4)
热度(5)